小逄观星|他见过杜聿明沈醉,书写出了国民党将领特赦后的人生

2019-10-22 11:19:31 来源: 网络

《小胖关兴》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大众日报教师逄春阶的专栏。它每周出版一次,关注热门文化现象。这篇文章是可读的。这个品牌栏目已经存在了15年,是山东省著名的新闻栏目。

[小胖看星星]

历史细节的抢救性挖掘

-看看作家黄济人

大众日报,新锐大众记者逄春阶

关押在宽川县的国民党战犯现在已经死亡。电视连续剧《大赦国际1959》挽救了一些有趣的历史细节。同事们建议我读报告文学《将军之战不仅仅是战场》当我读到它时,我很震惊。40多年前,黄济人开始写这本书。Kutokuhayashi转型的细节不亚于电视剧。有些更直观、更精致、更生动、更具体。

谁在黄济人?重庆作家协会前主席。我看过报道,今年9月11日,这位72岁的老人还参加了两江新区的风会,感受到了两江的发展轨迹和巨大变化。黄先生真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作家。

作家很幸运能找到自己的“基地”,即独特的资源。黄济人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发现了这一点。我看着黄济人的记忆,偶然采访了这些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。

作家黄济人

1978年,在他父亲黄苻坚的追悼会上,他多年不见的叔叔秋项星也来了。

邱项星是黄埔五期国民党青年军第206师少将兼司令员,被蒋介石誉为“邱老虎”。被捕后,他在库托卡亚希被管理和改造。

邱项星

1959年,邱项星与杜余明、王吴耀、陈长捷、杨伯涛、宋锡联、郑廷基、周振强、曾扩情、卢俊全等国民党战犯一起被赦免。邱项星向侄子黄济人讲述了他在宽川改革的经历。黄济人突然醒悟,决定写一本关于国民党战犯如何改造的书。

1978年,仍在内江师范学院学习的黄济人利用暑假向家人索要足够的旅费,带着一袋馒头和叔叔的介绍信出发了。

在南京、北京和上海,他找到了当年的二三十名战俘,包括几个著名的战俘,如杜余明、黄伟、沈醉、宋锡联、文强和杨伯涛。

我钦佩黄济人,他是一个有爱心的人。如果我在那些日子里听了我叔叔的故事,我只会听这个故事,听它。如果我没有把它记在心里,我就不会有《将军的战斗不仅仅是战场》这本书他的大部分书都是基于第一手资料,对那些战犯的描述非常详细和生动。例如,谈到“指南针将军”张干,他精通《易经》,痴迷于计算卦数,并很容易背诵《易经》中的句子。当被问及为什么他没有计算被活捉的命运时,他说这是天意。在电视连续剧《大赦国际1959》中蔡寿元的角色中,有一个张干的影子。例如,谈到王吴耀的灵活性,它比电视节目生动得多。后来,黄济人用他采访的材料写了《崩溃》、《哀悼战士》、《征集丈夫的眼泪》和《重庆谈判》。

张干(左)和李宗仁

我钦佩黄济人的毅力。当黄伟告诉他写这些东西很无聊的时候,他敦促他做一些实际的事情,比如做一个木匠或者别的什么。但他仍然无动于衷,继续写作。黄济人早就意识到历史细节的价值,并意识到这些战败将军的故事对后代有着深远的影响。这是一个负责任的作家的宝贵敏感性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人物的死亡,黄济人作品的历史价值更加珍贵。

我钦佩黄济人的创造性态度。回到现场,恢复现场,与各方对话,不空美,不藏恶,用事实说话,力求客观,逐一展示改造战犯的过程,化物为智,化智为诗,化诗为史。他写的是活着的人,不是概念化的人,活着的报告文学,不是一堆死去的材料。那时候,这本书在内容上被认为是“禁区”。王蒙曾经评论说,它“参加了思想解放的合唱”。这也显示了黄济人面对现实的勇气。

黄济人最喜欢的词是“静水流深”。他正在用脚写作,并且一直在用救援的方式挖掘历史细节。例如,他长期以来一直密切关注三峡移民。他去过11个省市,一年半来一直专注于采访。除了采访笔记,他还写了17篇日记。最后,作者提出了沉重的报告文学《命运的迁移》,为时代留下了真实生动的记录。

应该补充一点,黄先生的父亲黄苻坚在黄浦五期,和平解放北平前,他在德胜门担任国民党第十六军第二十二师的司令员,后来又担任第七十六军的副司令员。1950年1月,他在四川阆中领导起义。黄济人出生在大门口。

我和黄济人是命中注定的朋友,但我们没有深厚的关系。八年前我们曾在北京参加过全国代表大会。不幸的是,彼此之间没有交流。

平静的水流深,日夜不停。我从网上买了五卷《黄济人全集》,准备仔细研究黄先生。如果没有别的,我想学习他的面试风格。

(曲鹏,《齐鲁晚报》,齐鲁第一主编)

寻找记者,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,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。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!


相关新闻